深夜獨飲宜喝陳年普洱

  古人說:獨飲得茶神,兩三人得茶趣,七八人乃施茶耳。古人也說:獨啜曰幽,二客曰勝,三四曰趣,五六曰泛,七八曰施。眾則暄,暄則雅趣乏矣。
?
  喝茶喝到一定時候,就變成了一種內在之需,無喧囂之形,無激蕩之態。一個人靜靜品茗,無俗客在側,無俗事纏身,純粹為喝茶而喝茶,如此才得茶中真神,才解茶中真味。
  我談不上對茶有多少研究,但幾年在茶鄉生活,耳濡目染,對茶葉的喜愛與日俱增。喝茶的習慣一旦養成,那真是一天也間斷不得。我喜歡和友人品茗共飲,以茶會友,天南海北,暢敘幽情。但喝茶帶來的樂趣,更多的還是來自獨飲。
?
  獨飲的最佳時間,莫過于深夜。山間的深夜,寂靜又熱鬧。當你為茶事忙碌起來,清洗茶具,更換音樂,布置茶席,打火焚香,燒水溫杯,為喝哪一款茶上躥下跳,翻壇揭罐的時候,夜晚因為喝茶而變得叮當作響;當你準備就緒,端坐下來開始為自己泡一壺茶的時候,耳畔是屋后風吹過竹林的颯颯之聲,爐子上的水滋滋作響,屋外向往光明的小飛蟲橫沖進來,沒頭沒腦撞在燈上,啪地一聲摔在地上,留下震動翅膀的嗡嗡余音。一人、一席、一壺、一盞,一個只屬于自己的夜晚娓娓蕩開。
  深夜獨飲宜喝陳年普洱。因為從茶里看得見時光的顏色,品得出歲月的滋味。我個人偏愛生普。拿一片“老生”出來,看著棉紙上被時光侵蝕的斑駁,看茶葉的芽頭被空氣陳化作金黃,仿佛看見了這些年和茶葉一起不動聲色的變化。小心掰下一塊,聞一聞,心中頓覺安然,看一看,心頭涌上肅然。緩緩注入沸水,看著茶葉在沸水中被喚醒,重新勃發出新的生機,一陣欣然雀躍在心頭。杯中乾坤,浩蕩而起,輕啜一口,一個盎然的春天在唇齒頰間呼之欲出。此時,窗外的風貼著墻根流過,耳畔仍是唧唧的蟲鳴,小小茶空間似乎開滿了綠芽,春月春風春水,全在這一壺沉睡過去又醒來的老茶之中。
  深夜獨飲,宜讀東坡詞。太白的花間一壺酒,正面太過瀟灑,背面則太過凄涼;樂天的能飲一杯無卻又太過殷勤熾烈,不適合獨飲的恬然自得。只有東坡詞,吟嘯徐行,竹杖芒鞋,也無風雨也無晴;此身非我有,江海寄余生;且將新火試新茶,詩酒趁年華。猶如一只自由的蝴蝶,在風雨如磐的命運中,兼容并蓄,從容不迫。在獨飲的自在里,與之神談一番,遙干一杯,也真是人生一大美妙時刻。
  我喜歡深夜的獨飲,沒有孤獨,沒有煩惱。飲的是一個自在,飲的是一個直面自己的坦然,飲的是一種在不可能完美的生命中,為了成就某個可能完美的時刻所進行的溫柔試探,飲的是一杯茶中油然而生的情懷精神。一飲而百事不管,再飲就忘了天地存在。回過神來,夜涼如水,耳畔仍是颯颯的風聲,唧唧的蟲鳴。

  原文標題為:獨飲
責編:yunhong
普洱茶品牌推薦
?

爱搞搞-爱色哥-爱色电影网-爱撸撸-爱色堂-爱图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