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秋雨|品鑒普洱茶(珍藏版)

  一
?
  一個人總有多重身份,往往,隱秘的身份比外顯的身份更有趣。說遠一點,那個叫做嵇康的鐵匠,還能寫一手不錯的文章;那個叫黃公望的卜者,還能畫幾筆淡雅的水墨。說近一點,一個普通的中學教師其實是一流廚師;一個天天上街買菜的鄰居大媽居然是投資高手。

?
  辛卯年秋日的一天,深圳舉辦“新生代普洱茶”品鑒會,近二十年來海內外各家著名茶場、茶廠、茶莊、茶商提供的入圍產品經過多次篩選,今天要接受一批來自亞洲不同地區的專家的終極評判。一排排茶藝師已經端坐在鐵壺、電爐、瓷杯前準備一展沖泡手藝,一本本品鑒書也已安置在專家們的空位之前。品鑒書上項目不少,從湯色、純度、厚度、口感、余津、香型、氣蘊、力度等等方面都需要一一打分。眾多媒體記者都舉起了鏡頭,只等待著那些品鑒專家在主持人讀出名字后,一個個依次登場。
?
  品鑒專家不多,他們的名字,記者們未必熟悉,但普洱茶的老茶客們一聽都知道。突然,記者們聽到一個十分疑惑的名字,頭銜很肯定:“普洱老茶品鑒專家”,卻奇怪地與我同名。仔細一看,站出來的人竟然也長得與我一模一樣。
?
  不好意思,這是我的一個秘密身份的無奈“漏風”。本來,我是想一直秘而不宣偷著樂的,沒想到這次來了這么多“界外記者”。這次和我一起“漏風”的,還有我的妻子馬蘭,她在文件上標出的頭銜也是“普洱老茶品鑒專家”,但她覺得我們兩人既然一起“漏風”就不必一起亮相了,便躲在茶桌、茶客的叢林中低頭暗笑。其實,幾乎所有的高層專家都知道,她在普洱茶的品鑒上,座次還應該排在我的前面。
?
  人們一旦沉浸于自己的某一身份,常常會忘了其他身份。每當我進入普洱茶江湖,全然忘了自己是一個能寫文章的人。當然也會看一些與普洱茶有關的文章,那也只是看看罷了,從來沒有以文章的標準去要求。這次在深圳“漏風”之后,就有朋友希望我以自己的文筆來寫寫普洱茶。
?
  這就要我把兩個身份交疊了,自己也感到有點唐突。我說,本人對文章的要求極高,動筆是一件隆重的事。但是,隆重并不是艱深。文章之道恰如哲學之道,至高與至低“首尾相銜”,終點必定潛伏于起點。如果談普洱茶談得半文半白、故弄玄虛、云遮霧罩,那就壞了,禪宗大師就會朗聲勸阻,說出那句只有三個字的經典老話:“吃茶去。”這就是讓半途迷失的人回到起點。因此,如果由我來寫一篇談普洱茶的文章,一定從零開始,而且全是大白話。
?
 
責編:yunhong
普洱茶品牌推薦
?

爱搞搞-爱色哥-爱色电影网-爱撸撸-爱色堂-爱图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