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益田竹英:用文化+公益,在臺灣普洱茶收藏市場里釋放大益力量

  春夏之際的勐海,陽光耀眼;在漫山翠綠的茶山上,茶葉在春風中吐露芬芳,每一次呼吸都能感受到鮮爽的茶香。

  在這個生機盎然的季節,大益茶道院勐海茶修中心迎來了18位特殊的學員,他們來自海峽對岸的寶島臺灣。他們此次的到來與一個人密不可分,這個人就是——田竹英。

  在為期8天的習茶之旅中,他們一路舟車顛簸、翻山越嶺,深入布朗山巴達山、新老班章老曼娥賀開等知名茶山,從種茶、制茶到泡茶、喝茶,實地體驗茶源文化。

  ▎專程赴勐海學茶的臺灣學員。

  這次的課程安排得很緊湊,見面當天學員們從早上9點到晚上9點都在上課,采訪就在中午吃飯的間隙完成。

  在含蓄內斂的茶人中,田竹英是最特別的那一個。

  身材高大,熱情爽朗,聊天時表情生動、言無不盡;思維非常活躍,語言組織能力很強,2個多小時的采訪,她可以從頭講到尾。腰板筆直,語氣客氣但不容置疑,談到得意處,還會身子前傾問一句:“是吧?”

  ▎本文主角——田竹英

  漂亮的起步

  名企高管“轉戰”普洱茶

  田竹英本是一家國際知名的3C(計算機、通信、消費類電子產品)跨國集團高管(燦坤集團副總經理兼發言人),卻因內心的熱愛、跨界學茶,并將傳承茶文化視為自己的責任和使命。

  她與大益的緣分開始于2014年。

  那一年,大益首次到臺灣開茶道文化課程,在普洱茶協會擔任秘書的田竹英幫忙籌備之余并召集了42個學員前往聽課,與大益結下了不解之緣。

  ▎田竹英與臺灣的學員們

  “如果不是因為這個開課的緣分,我想我也沒有辦法得到吳總(大益集團董事長吳遠之先生)的指導,成立并帶領臺灣益友會不斷進步。”

  田竹英說,必須強調這個緣起。因為在這一過程中,她真正體會到了服務的重要性,也就是大益奉行的“會員制精神”,倡導大益人要直接到市場上為消費者提供服務,要提升服務價值而不是在交易行為上打轉。

  這個倡導,也成為了田竹英多年來,一直堅守的理念。

  將傳承茶文化視為使命

  以品質和服務贏得益友的信賴

  臺灣被譽為當代東方茶道精神的輸出中心,幾乎每一個研究茶的人,都繞不開它。2014年大益在臺灣試行益友會,田竹英被委以領導臺灣益友會的重任。

  可想而知,要想在臺灣這條盛產烏龍茶的全新賽道上,為普洱茶開創出一番新天地,并非是朝夕間就能鑄就的!“在臺灣,大家都覺得喝茶一輩子都不要錢的,買茶都是賣茶人求著我們買啊,怎么到益友會買茶還要先繳會費?”

  怎樣才能讓更多人喝到大益茶,認可普洱茶有“大益”,在臺灣這個深諳普洱茶收藏之道的市場上扎穩腳跟?田竹英亟待找到突破口。

  ▎2014年大益茶庭建國花市店在臺北開幕,成為了臺灣益友、會員活動的重要場所。

  2015年開始,臺灣益友會陸續發行了「云起」、「群峰之上」、「黃金歲月」等多款會員茶,這些高品質普洱茶吸引了很多臺灣人的注意,不少人由此加入臺灣益友會并未成為金卡會員。金卡會員們拿到這些好茶收藏的同時,也享有系統、專業的學習普洱茶知識,參加各類臺灣益友會組織的茶會,到店咨詢等權益,成為大益“會員制精神”的受益者。

  進駐臺灣不到一年的大益益友會,以大益茶的品質和大益人的服務,打破了臺灣普洱茶收藏市場這個用了近半個世紀的時間才形成的穩定格局。

  ▎2018年3月,大益在臺灣圓山大飯店召開“個中即是白云鄉”梧桐茶會,品鑒「云起<1801>」,田竹英與大益集團董事長吳遠之先生合影留念。對于所有臺灣益友來說,這是一款具有特別意義的茶品。

  長久以來,普洱茶在臺灣,人們將其看成是內涵豐富的歷史典籍,是值得珍藏的藝術品。但在以前,因為缺少專業、系統的普洱茶知識,只有“老茶客”才有能力去辨別普洱茶的品質、價值,從而走上收藏之路;隨著臺灣益友會的逐步發展和引導,喝中期茶、新茶的入門級茶友,也有機會來做正確的收藏,跨界學茶、藏茶的年輕人越來越多。

  “剛開始很多人都是為了配茶加入益友會,2018、2019年不少金卡會員是為了茶道課程、茶會而加入。”5年的時間過去,臺灣益友會金卡會員已達1000多位(分金卡會員和一般會員),很多家中有大量存茶的父母將他們的孩子送到益友會,希望益友會對這些孩子進行茶文化的傳承和教育,讓孩子真正了解到藏品的價值。

  今年3月底,在田竹英的帶領下,18位臺灣益友來到勐海茶廠學習,并深入布朗山、巴達山、新老班章、老曼娥、賀開等知名茶山,親身體驗他們收藏的那些茶的生長環境,親眼看到茶農是怎樣摘菜鮮葉、管理茶園、加工毛茶。

  ▎讓更多人愛茶、學茶。

  這18位學員90%以上都是臺灣益友會金卡會員,他們中有音樂人、公務員、茶二代;有喝烏龍茶、教六大茶類的茶道老師;還有普洱茶收藏家……“我們的這些金卡會員,非常喜歡臺灣益友會,因為目前在臺灣,既可提供茶品、又能提供茶文化服務(的機構),只有臺灣益友會一家。”

  “尋茶之路”跌跌撞撞

  遇到大益,終于落下腳

  如果以志業衡量一個人的一生,田竹英的普洱茶人生真正開始于1991年。

  “也許很多人會覺得,因為我是大益家族的一份子,所以才會說大益很好。其實,在進入大益之前,在學茶、識茶這條路上,我顛顛簸簸走得很艱辛,直到遇見大益,才終于落下腳。”

  1991年,一個好朋友買了普洱茶送給獨自在上海工作的田竹英,喝了一、兩個月后她發現,喝普洱茶對她的心神和睡眠都有所改善。由此,她對普洱茶產生了興趣,回到臺灣她常常和朋友四處找茶。

  90年代的她曾花費上百萬“找茶、藏茶”,卻因缺乏專業的普洱茶知識,一切努力付之東流!

  2010年田竹英迎來了人生的另一個重要轉折點。

  “那個時候,我想要為人生換一個軌道,所以花了三年的時間去尋找未來的方向。”在這三年里,她專程從臺灣遠赴勐海茶廠不少于3、4次,對大益的規模、制茶技藝、歷史文化、員工素質、領導人風格進行了全方位走訪和深入了解。

  ▎來勐海的次數多了,田竹英與茶走得更近,越發喜愛茶與茶文化。

  經過多次精細化考察,她愈發感受到大益的茶是可以傳承世世代代的佳品,更加堅定了一定要進入大益,將大益茶帶回臺灣推廣的信念。

  “全部考察完之后,我沒敢說想要在臺灣做大益茶,因為我想大益作為普洱茶界的龍頭,吳總又是一個很有文人氣質的領導,貿然提出這個想法可能不會被接納。但是,我既然定了這條路、定了這個心,那就只能等。”

  2014年,終于等到大益到臺灣開課,這位在普洱茶江湖中漂浮20多年的愛茶人,總算迎來了春天。

  ▎越來越多臺灣消費者愛上普洱茶、學習普洱茶。2018年成功晉級大益職業茶道師大賽總決賽的臺灣選手達到10名。

  “如果沒有錯過,沒有走過那么多的冤枉路,我就不會更珍惜現在的茶。”

  田竹英的身上總是散發著這樣一種執著和熾熱,不管過去和現在歷經了多少的酸苦,每每講到好茶的滋味,她總是激動、亢奮的,即便花費數周時間跟隨采訪,你也很難解釋她如何讓喝茶這件平常事籠罩一層光暈。

  行在腳下  愛在心中

  大益茶人修行新模式

  念念不忘,終有回響。

  在田竹英和團隊的不斷努力之下,臺灣益友會、大益茶庭、大益愛心基金會都在同步成長。

  “好普洱有大益”已經成為臺灣茶人認同的觀點,大益臺灣益友會廣受臺灣主流茶友的青睞。今年年初,臺北市政府社會局核準成立了財團法人臺北市大益愛心慈善基金會;2018大益職業茶道師大賽三階選拔中,茶席設計第一名來自臺灣益友會。

  “好茶、茶文化、公益是密不可分的,有了一定的基礎、一些養分,我們就想要回饋社會,所以誕生了臺灣大益愛心基金會。”臺灣大益愛心基金會,除了依循大益愛心基金會的脈絡,將醫療、教育、人文作為服務宗旨,還注入新的思想,開創了新的模式。

  ▎2019年1月3日,臺灣大益愛心慈善基金會成立。成立茶會現場,田竹英接過吳總親贈的感謝獎牌,感動不已。

  今年,在對臺灣大學茶文化社團的學生進行指導時,臺灣大益愛心基金會規劃了普洱茶知識講座、公益茶會、公益奉茶等公益活動。不僅僅是讓學生坐在教室里聽聽課、喝喝茶,還要帶著他們出去公益奉茶,讓大家從身教當中去體會普洱茶的大愛,領略到“惜茶愛人”的茶人精神。

  “我們在做愛心基金會、茶修中心、益友會三塊工作的時候思維是相互交叉的,以求將幾塊結合起來達到一個綜合的效應。”田竹英說,臺灣大益愛心基金會是臺灣益友修行的平臺,這樣做是希望這些孩子將來成長為收藏家有能力的時候,也能夠熱心的去回饋社會。

  ▎2015年,在臺灣舉辦的一場重量級高爾夫賽活動上,三百多名各界精英聚集于大益茶席前,品茗大益茶。

  ▎2018年春節期間,大益在臺灣佛光山舉辦公益奉茶活動,與大眾結茶緣。奉茶超過十萬杯,結了十萬份的善緣。

  當然,我們也可以想象到,通過公益奉茶,其實能夠打動更多人,讓更多臺灣人有機會喝到大益茶,認識到普洱茶是一個有益身心的新時代茶飲。

  一個善意的饋贈改變了她人生的走向,

  從家電轉戰普洱茶,

  田竹英只回答出兩個字:“熱愛”!

  簡單的理由,追求極致的初心

  造就了她更為廣闊和快意的人生。

  28歲涉足普洱茶,她趟過了30年的風風雨雨,作為大益家族的一份子,她的故事和很多大益人一樣豐盈綿長,有著對茶的熱愛和追求,對夢想的堅持與努力。但可貴的是,她堅守初心,與普洱茶相互陪伴、共經風雨,讓平凡的人生因茶而閃耀。

十大熱門
活躍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