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茶葉的“闖關”之旅

  01  背景

  《云南日報》今天發表專題報道及評論文章,通過關注大益集團對茶品生產的嚴格質量把控,剖析云茶發展的出路與未來。

  作為云南省打造世界一流“綠色食品牌”的重點產業之一,云茶產業質量管控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對于品牌價值高居“中國茶葉區域公用品牌價值”之首的普洱茶來說,更是帶動云茶產業提質增效、轉型升級的不二之選。

  02  話題

  近期,記者走進大益集團的茶園、初制所及車間,透過一片茶葉從鮮葉到成品、從茶園到茶杯的“闖關”經歷,探訪大益高標準的“全球通”質量管控體系,探尋云茶產業綠色發展的“茶企模式”。

  啟程  從鮮葉到毛茶

  春茶采摘的三月天,勐海縣勐宋鄉三邁村委會,南本老寨的夜晚被茶香縈繞。在村里燈火通明的茶葉初制所,汗流浹背的炒茶漢子們每天都要忙到深夜,好讓當天采下的鮮葉及時殺青。

  當地茶農王進海家的初制所,就位于他家7000多棵古茶樹中的一個山頭上。幾百年的茶樹桿被苔蘚、地衣、石斛等各種寄生物纏繞,但這絲毫沒有影響茶枝尖向上伸展的春茶嫩芽。

  從采茶到制茶,王家今年雇了四五十名工人為春茶上市忙碌著。但在2017年之前,雖是當地富有的古茶樹大戶,因銷量不確定,在沒有訂單的情況下,王進海寧愿讓芽尖老在樹上,也不敢貿然采下。直到2017年,他與大益集團簽訂供貨協議,成為南本老寨村的毛茶指定供應商,可以說,從此就算是旱澇保收了。現在,他每年要向大益集團提供80噸干毛茶,除了自家的7000多棵古樹茶、1200多畝喬木茶所產鮮葉,還要向其他村民收購一些。

  過去,南本老寨這個“長”在山頭的拉祜族村寨,守著先輩留下的古茶樹卻過著窮日子。現在,因茶葉有了穩定的銷路,全村已經全部脫貧,比如王進海家的年收入就過了百萬元。

  能夠成為大益集團指定收購的茶葉產區,不僅要看茶樹本身的品質,還要看茶農種植和管護的技術,甚至連茶園的土壤、空氣都早已經過檢測是否合格。曾經,有一個供應點的鮮葉由于相關指標檢測不達標,直接就被取消了鮮葉供應資格。而大益集團為做好一款茶,把好原料關,勐海茶廠多位驗收員同時集中在一個茶產區的茶農家,前前后后跟蹤、把控質量月余也是常事。

  “如果一旦供應商交的茶葉檢出質量問題,第一次警告退貨,第二次就取消供應商資格。”茶廠駐鄉原料采購員腰秀英說。因此,采購員與供應商最重要的職責就是要把好茶葉種植的第一道關口,確保茶園產出的鮮葉生態、有機。

  花了80萬元新建的王家茶葉初制所共有8口大炒鍋,炒制時鍋溫保持在260~280度,為的是從一開始就要把葉溫迅速提高至80度以上,以殺死酶的活性,保證茶葉的品質;隨后,鮮葉在高溫的炒制中綠色漸漸褪去,殺青過的鮮葉經攤涼、揉捻、渥堆、曬干后,與之前的嬌嫩相比仿佛已“花容失色”。

  事實上,茶樹鮮葉從樹上被采摘下來的那一刻開始,既是一段旅程的結束,又是另一段生命的開始。

  入庫從“初診”到“復診”

  距南本老寨30多公里的勐海縣城,占地700多畝的世界最大普洱茶單體加工廠——大益集團勐海茶廠的門前,一大早從各個山頭駛來交茶的20余輛貨車排起了長龍。此刻,已曬制干燥的每一批毛茶都在等待最為公平的“密碼評審”,但這只是毛茶入庫前“體檢”的開始。

  每天30車共50批次干毛茶被隨機取樣編號,原料部的專職密碼評審員按既定程序,重復50次開湯對標,為茶葉們認定“身份”。從特級、一至十級、級外,其中一至九級各分兩個等,茶葉被分為21個等級,不同的級別和等次有不同的價格,而不合格的則直接被當場退貨。每年,有大約30%的毛茶原料不能進入茶廠倉庫,提前結束了“大益之旅”。

  密碼評審分“干評”和“濕評”。評審員對照不同等級的毛茶實物標準樣,看毛茶外形的嫩度(老嫩)、條索(松緊)、整碎、凈度、色澤,此為“干評”;“濕評”則是開湯,也就是快速沖泡后的“品和聞”,要求茶湯不得有霉味、餿酸味、嚴重煙味、異雜味及渾濁現象,不宜有焦糊味、高火味、青葉味。

  勐滿鎮的供應商巖依羅每年要向茶廠供貨150噸,他說:“剛開始我也有過被退貨的情況,后經過茶廠培訓,收茶時我就把好了關,現在就沒出現過了。茶廠的評審定級還是公平公正的,而且都是交茶拿錢。”像巖依羅一樣,供貨商們不但對評審結果心服口服,茶廠從不賒賬的做法也讓他們十分滿意。

  過了原料評審這關,茶葉的“闖關”仍遠未結束。如果說原料評審就像是對茶葉的“初診”,而入庫前的三次專業評審是對茶葉的“復診”,那么質檢部還要通過更為先進的檢測儀器,以高出國家標準的5項茶葉農殘和重金屬等指標進行的精密檢測,就像是給茶葉做了一次“核磁共振”。

  “早在2005年大益的茶葉質量就已經實行了終身追溯,每一批出廠的產品都要通過國家質檢總局的質量認證。”勐海茶葉有限責任公司執委會主任委員曾新生介紹,大益的普洱茶從選產區開始,到收購入庫前的快速檢測、入庫后的精密檢測,再到再制品的車間檢測、成品的內檢和外檢(第三方檢測),等茶葉到了消費者的茶杯時,已經是過了無數個關口。“其中,單是再制品檢測這一環節,就要先后通過備料車間、成型車間、包裝車間的檢測,即使原料沒問題,也要防止運輸過程中及車間里有污染,上一個車間沒問題,不能代表說下一個車間就不用檢測。”

  質檢  從國標到“全球通”

  曾新生介紹,勐海茶廠每年要收購1萬噸左右的毛茶,帶動了近30萬茶農,因此“質量神經”其實比消費者更為緊張。如果一旦出現質量問題,這無論對企業、對茶農來講,都是毀滅性的打擊,因此符合國標還不是大益的最終追求,而是要用全球通用的標準來衡量。

  大益集團茶品目前已出口韓國、日本、泰國、馬來西亞、臺灣等國家和地區,因每個國家的質檢標準都不一樣,大益就選取了全球各個國家最嚴格的單項標準,組合成大益自己的標準體系。這樣,無論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大益的質量標準都能通用,成了名符其實的“全球通”。迄今為止,大益集團出口的200多個普洱茶品種,從來沒有被檢測出任何問題。2018年,“大益”牌經典7542普洱茶(生茶)被評為2018年度云南省綠色食品“十大名品”中的“十大名茶”之首。

  “茶的根本屬性是飲品,健康、安全、好喝是個基本要求,也是一個必須持之以恒、不能馬虎大意的要求。對于茶企來講,打造‘綠色食品牌’不能抽象地講,而是要落實到一個個產品上,通過茶杯,讓消費者真正嘗到茶葉的滋味、品味真味,‘三味一體’才能讓云南普洱茶香飄世界,品牌附加值越來越高。”曾新生說。

  即時跟評

  質量是品牌之魂

  云茶歷史悠久,早在3000多年前云南種茶先民濮人就已經獻茶給周武王。據中國茶葉流通協會發布的數據顯示,2018年,在全國18個主要產茶省(區、市)中,云南茶園面積位居第二位,僅次于貴州。

  值得關注的是,2018年,云南雖以39.81萬噸的干毛茶產量位居全國第二,但干毛茶產值卻僅為164.61億元,居全國第六位,排在貴州、福建、四川、浙江和湖南之后。

  從全國茶產業發展整體情況來看,各省都在加快打造特色區域公用品牌和企業品牌。令人欣慰的是,“云南普洱茶”目前高居“中國茶葉區域公用品牌價值”之首,具有強大的影響力競爭力。但普洱茶長期以來存在的制茶門檻低、缺乏統一標準、過度炒作和采摘古樹茶、以假亂真等痛點,正在成為抹黑普洱茶品牌的污點,亟待建立質量可追溯體系。

  2018年11月,省政府出臺的《關于推動云茶產業綠色發展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中指出,云茶產業是云南的優勢產業、特色產業、重點產業。要加快云茶產業提質增效、轉型升級,到2022年,實現全省茶園全部綠色化,有機茶園面積全國第一,茶葉綠色加工達到一流水平,茶產業綜合產值達到1200億元以上。

  打造綠色云茶品牌,質量是根本。《意見》在第7條“嚴格產品質量管控”中就提出這樣的要求:“加大云茶產地、加工、流通、銷售全過程產品質量安全可追溯體系建設。”“到2019年底,全省規模以上茶葉企業建立二維碼標識,實現全產業鏈質量可追溯”。

  “全產業鏈質量可追溯”,普洱茶領軍企業大益集團是先行者。早在2005年勐海茶廠就實行了“可追溯”,并于同年率先在全省茶行業通過了“QS”A級認證。2016年,大益集團勐海茶廠獲得“云南省政府質量獎”。

  大益集團是全球第一個實現普洱茶標準化加工的企業,作為國內產銷規模最大的生產型茶企,勐海茶廠已有80年歷史,正是在“一心只為做好茶”這種工匠精神的傳承下,才讓這家老字號茶企永葆青春、揚帆世界。

  打造世界一流“綠色食品牌”,質量是根本,亦是企業之生命。茶企的責任就是要讓從茶園到茶杯的每一片茶葉,都經得起市場的檢驗,并用心做好每一件茶品,讓健康的云茶為更多消費者所喜愛,讓過硬的質量賦予云茶品牌更高的附加值,讓茶葉產量與產值對等。這樣才能讓云南幾百萬茶農不僅因茶而生,更要因茶而富,企業也會走得更遠。從這些方面看,大益的“高質范式”值得效仿。

  撰稿/李莎

十大熱門
活躍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