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元昌【茶山倉藏茶】|茶山自然倉,最好的時光記憶

  原文標題:茶山自然倉,最好的時光記憶

  普洱茶的美,美在自然,美在時光,美在變化。

  普洱茶是大自然給予的饋贈,是原產地的靈性之物,更是未來不同倉儲地的時光沉淀的藝術。

  云南是世界茶樹的發源地,勤勞勇敢的云南各少數民族,開創了人類種茶的歷史,與茶共生,為茶而歌,仰茶如生,敬茶如神,茶已深深的滲入到各民族的血脈中,成為生命中最重要的元素,同時,在漫長的茶葉生產發展歷史中創造出燦爛的普洱茶文化。

  西雙版納,作為普洱茶的原產地,既有古六大茶山的歷史輝煌,更有新六大茶山的活力與熱度,成為當下普洱茶最優質的原料產區。

  位于祖國的西南部,鑲嵌在熱帶雨林綠色的王冠上的西雙版納,有“植物王國”的美譽。她的歷史悠久,像瀾滄江一樣源遠流長;她的文化燦爛,像滿山奇葩馨香;她無垠的神奇美麗,與熱帶雨林一起柔情浪漫,演繹豐滿。她是國際茶界公認的國際茶樹原產地和茶馬古道源頭,歷經千年,傳承不息。

  西雙版納得天獨厚的環境,讓普洱茶在這片沃土上繁衍與榮盛。終年雨水充足、云霧彌漫、土層深厚、土地肥沃、無污染等先天優勢條件,讓西雙版納目前擁有面積最大、生態環境最好的古茶樹資源,是制作普洱茶最頂級、最優質的原料。

  “茶在林中,寨在茶園”,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自然景觀,成了當今生態平衡的千古典范。普洱茶也因其生態健康的品飲價值以及越陳越香的收藏價值,被得到越來越多人的認可。

  一杯好的普洱茶,一定是有來自原產地好的原料作為基礎,還需要在未來有好的倉儲環境來成就它生命的第二次升華。

  瀾滄江兩岸秀美的連綿山巒,孕育了獨一無二的普洱茶。“生于斯,長于斯”。同樣地,普洱茶在后發酵過程中的有益菌,需要有高質量的空氣,適宜的溫度、濕度等自然環境條件下才能更好地發揮作用。

  原產地自然倉的優勢有賴于優異而又龐大的生態系統,加工好的普洱茶在母親的環抱中自然地舒展、呼吸,在微生物的作用下有時光相伴一起成長,使得其口感更豐富、更飽滿。而這,才是普洱茶自古以來源于自然,又回歸自然的完美體現。

  在一個良好的自然環境里,順其自然,保留普洱本身的熱烈鮮活,與大自然和時光一起成長,就是普洱茶最好的“自然倉”。普洱茶是非常敏感和極具靈性的自然之物,它可以很靈敏的捕捉到小環境,大氣候甚至是水質,空氣的變化。原產地信息能量場給予它的,是最宜于它前期轉化的場所。轉化過程中的有益菌種也得益于原生環境的滋養與培育。

  普洱茶無論是從原料還是工藝來說都是非常天然的茶品,自然倉儲(無任何人為干預),無疑是最適合它的方式。“一方水土,養一方人”。我們的普洱茶產自云南,云南的一方山水就如茶的母親,從遙遠的基因記憶中便習慣了云南的一切。于“母親”懷抱中成長起來的“孩子”在這塊生他養他的土地上,最能肆意成長。

  福元昌“茶山自然倉”,就是生長于西雙版納的普洱茶,儲存在西雙版納,在原產地完成它第二次生命的初期轉化。版納的環境,版納的空氣,版納的陽光,豢養出她獨一無二的原產地魅力,賦予她更隨性,更健康,更具個性特征的口感。

  更具魅力的“茶山味”,更甜更潤更醇厚!長期以來,因為歷史原因,使得產區與銷區的分離,讓云南沒有機緣來做倉儲。

  云南有得天獨厚的氣候環境與生態環境,是適合于倉儲普洱茶的,原產地倉儲讓普洱茶蓄滿更多的云南味。

  福元昌【茶山倉藏茶】,存放在西雙版納-景洪,這里的氣候年平均氣溫18.6°-21.9°,年溫差小、日溫差大。相對穩定的年平均氣溫,加上明顯的早晚溫差,非常有利于茶的呼吸和轉化。景洪沒有四季之分,只有旱季雨季兩季。年平均濕度65%,是非常完美的自然倉儲地點。

  福元昌【茶山倉藏茶】倉庫,位于景洪瀾滄江邊,伴江而建,瀾滄江作為最天然的中央空調,調節著旱雨季的溫濕度。西雙版納一望無際的森林,造就了最天然舒適的自然環境。好山好水出好茶,在最自然的環境中存放,就能完成最佳的轉化,藏出真正的,具有時光力量的干倉好茶。

  福元昌【茶山倉藏茶】,在原產地自然倉里從容不迫的走過歲月,蘊養云南自然山林的氣息,經過沉積靜置的等待,如今,其中的“真味”與沉靜,已經能夠給我們帶來踏實而祥和的能量。

  福元昌【茶山倉藏茶】每一款茶,均來自于云南普洱茶山頭純料古樹興起之初,當初源于對古樹茶的狂熱喜愛與懵懂,收獲了如今的美妙與驚喜。

  一餅純正的山頭古樹茶,避開了銷區市場的炒作與喧鬧,在原產地沉淀與靜美下來,如今顯得尤為可貴。歷經時光并真實有力,用鉛華洗盡的質樸,回歸到自然的狀態。

  原產地自然倉,有最美的時光記憶。在這一段時間尺度之上,一餅新茶從青澀到甘醇,從濃烈到醇厚,完成一次醇化與升華,成就了不一樣的芳華歲月。

十大熱門
活躍作者